孔鵬努力20年,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混亂的2020終於接近尾聲,猛然翻到之前師弟師妹的一篇採訪文章,在此轉發出來,一是表達對師弟師妹付出的感謝,二來也是自己的一個階段性的回顧與總結,還是有些比較有趣的觀點的。

 以下為採訪原文:

  1、“你能夠為多少人創造價值?”

  “簡單説,我用了20年的不懈努力,終於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回顧畢業20年來走過的路,孔鵬校友這樣評價自己。而什麼才是“自己想要的樣子”呢?或許沒有人會一開始就知道。在孔鵬看來,人的認知就像爬山,視野會隨着人所處的高度不斷展開。站得越高,看得越遠,想的越多,希望達到的目標也愈發遠大。對絕大多數人來説,隨着經歷經驗的豐富和人生閲歷的提升,會不斷的有新的人生目標和人生方向。

  在這個“爬山”的動態過程中,對於孔鵬校友來説,一以貫之的是由明確的價值觀產生的自驅力。少時起,孔鵬意識到,人的價值是由個體能夠為多少人創造價值來定義的。而價值可以從範圍與時間兩個維度去衡量。如果一個人只為自己創造價值,就感到自己有用,那麼即便有很多錢很多證,可能大家也不會覺得他有多大的價值。而相反,如果能讓更多的人通過自己獲得到價值,人生就會更有意義。過世久矣的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其作品直到今天依舊可以引人思考與共鳴,其作者的價值依然存在。雖然只有很少數人有幸在生命終結之後還依然能夠貢獻價值,但這也是校友為自己立下的價值取向:

  儘自己所能,一步又一步地,給更多的人在更大的範圍和更長的時間裏創造價值。

  2、不斷尋求動態平台

  談到最初進入清華建築系的心路歷程,孔鵬校友還未開口,便在回憶中露出微笑。“反正當時成績還可以”的孔鵬校友,要在建築系和計算機系兩個感興趣的方向做出選擇。從小主意便比較大的孔鵬校友,在徵詢各方意見後做出了自己的判斷。計算機這是一個歷史較短的技能,而建築是一個歷史很長的技能,所以歷史短的技能意味着其迭代的速度會很快,在學校裏習得的這個技能本身的價值的存續就會很短,所以可能終生都要為技能的迭代去付出努力。而建築存在的時間很長,技能的迭代速度很慢,學成之後可能就能很長時間裏再用這個技能。

  如今回看,孔鵬校友依舊不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可能在建築學院的時候學到的不僅僅是技術,更多的是一種人生觀價值觀。”

  5年本科畢業後,有條件選擇直博的孔鵬卻選擇了另一條較少人走的路——放棄保研,直接就業。對於這一選擇,孔鵬基於自身實際的思考令人深受啓發。本科末期與老師和研究生合作的一些項目,讓他“找不太到感覺”,不如到更真實的工作中實踐。在對工作方向的選擇上,他深知自己對於事情發展的控制慾比較強,更喜歡做從1到100而非從0到1的工作,因此並不適合做乙方,也很難成為富有基礎創造力的建築大師,但或許會在商業建築上有所建樹。懷着對自己的清晰認知,孔鵬最終選擇了當時基本沒有人選的房地產行業作為自己職業生涯的開始。

  孔鵬校友對於畢業後工作單位的選擇在今天看來也是小眾的。作為北京人的他,並沒有收下當時唯一的全國性房地產公司萬科在北京的offer,而是拎包南下,到了深圳闖蕩。他看到深圳吸收着從香港接駁而來的更先進的理念;也希望自己能在競爭力相對較小的公司迅速嶄露頭角,得到大量實踐機會。

  在他看來,人生閲歷與經歷經驗使得人不斷成長,在這個過程中尋求自我完善,大抵是一個人的終極追求之一。在這一追求的前提下,人與其所在的平台存在着匹配的需求——人可能跟不上平台變遷,平台也或許跟不上人的發展——因此,人與平台之間應當不斷在動態變化中調整適配。

  除此之外,人如何看待平台,也是動態變化的。這如同一枚硬幣的兩面,是藉助平台更大地獲取個人利益,還是通過平台去為別人創造更大的價值,這二者並存,但是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隨着個人能力的蜕變,所佔的權重也不同。

  3、同心,讓社會化組織有效運轉

  我國能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同心”。在孔鵬看來,同心是一個社會化組織能夠有效運轉的最重要因素。“同心”包含着共同的價值觀,共同的利益,共同的目標三層。從利益到目標和價值觀,可能都需要共同,才能做到同心。能夠同心那就有機會同路,有機會協力。如果不同心,同路而行就成了一種痛苦,更談不上協力,也做不了社會化的生產,完成不了複雜的事情。能夠創造共同認知,如同《人類簡史》中所説,大到國家與貨幣等的概念,也是人類社羣不同於動物的一大區別。

  但在建築學的學生教育中,常常是單兵作戰,相互之間常有競爭。“你做方案他做方案全班都在做方案”,大家比拼打分。但這並不是行業的本質,真正的建築恰恰最需要團隊作戰。孔鵬校友希望正在讀書的建築學子能夠理解“同心”之於建築的意義。邁入社會參加工作後,就會發現能夠靠本人單兵作戰能控制的事是極其少數,而且當職位越高、控制的資源越多,就越要假手他人,要靠團隊去做事情。

  4、喜歡、擅長、社會需要

  “選對河上對船,這是最重要的兩件事。”孔鵬校友這樣評價自己的職業方向的轉換。對於即將畢業的年輕建築學子,他建議道,應當做的第一步,就是選擇河與船,此時,有三件事情最為重要——喜歡、擅長、社會需要。

  既喜歡又擅長,就能保證長久優勢;倘若擅長的事不喜歡,喜歡的事不擅長,那勢必帶來痛苦。最好的狀態或許是選擇喜歡上那些自己擅長的事情,然後將它作為發展方向,在今後漫長的職業生涯中,能夠不斷取得領先和優勢。社會需要,這也是孔鵬最初選擇建築的考慮之一——長時間地從古到今被社會需要。不過,如果説只有少量的機構需要或者沒有“錢途“,是否願意為自己的喜歡和擅長做出取捨,這是一個需要平衡的選擇。

  選對河,上對船,平衡好三角形,是為畢業後的第一步挑戰。而第二個挑戰,便是無論怎麼選,都需要堅持一段時間再去評判對與錯。初期的不適應並不能代表什麼,貿然離去,沒有積澱,甚至沒有看過這條河帶來的任何風景。在深思熟慮後做出的選擇,需要用兩三年的時間去堅持。

  如果説第二個挑戰對於清華的學子來説,或許並不算困難,那麼第三點,對於清華人來説或許是很大的挑戰——適時轉換或放棄。很多時候,選錯了還在堅持,只是因為覺得因為堅持才有希望,而不是有了希望才堅持。在堅持一個沒有意義的事的時候,應該學會適時放棄,或者叫適時的轉換。需要有一個轉換和放棄的勇氣,而不是總告誡自己,因為堅持所以就有希望——盲目的堅持反而會害了自己。

  5、如果只保留一項能力,我選擇認知

  談到建築與EMBA的教育自身發展的影響,孔鵬直言,其實這些都只是背景,在某種意義上都沒什麼用。曾國藩曾説,“凡辦大事,以識為主,以才為輔;凡成大事,人謀居半,天意居半”,其要義便在於,認知和認識是決定人的層次高低的最核心所在。

  如果只磨練一項能力,我們人生的自我完善就是要不斷的提升自己的認知水平——認知自己的水平,認知事情的水平,認知事物的水平,認知世界的水平。認知水平決定了能力和高度。清華的同學常常覺得才華很重要,“我是清華的我有才”。但其實有“才”只能保證正確地做事,有“識”方可保證正確地去做正確的事。“才”,其實位列“識”之後。

  孔鵬小檔案

  清華畢業後即投入到蓬勃發展的中國房地產行業當中。二十餘年行業經驗,期間有近四年自主創業的經歷。先後擔任多家知名上市房企高管職務,在取得不俗經營業績的同時積極推動創新合作,作為業內技術和管理創新的代表人物得到廣泛關注。

  作為業內曾經知名的職業經理人,面對社會發展行業轉型,於2019年初二次創業,以"賦能綠色城市、構建數字人居"為使命,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可持續住區研究中心為核心平台,首創"綠色數字人居"的概念。

  聚焦都市更新和智能建築領域,通過建造、科技、服務、金融手段打造了AI宅、I享社區、智慧醫養綜合體、綠色數字新產城等從小到大不同尺度的實踐應用場景,現已有多個項目落地。

  作為行業專家參與了國家十三五、住建部、冬奧村等相關重大項目和課題的相關工作、助力多個城市的綠色科技轉型升級,同時還組織企業積極進行生產實踐,應用科研成果、助力產業發展、推動新城建設和舊城更新。

  作為綠色數字人居的研究者、推動者和實踐者,為城市更新升級和人居環境可持續發展不懈努力。

  原標題:人到中年談選擇(轉師弟師妹採訪稿)

  (來源:智慧與更新)